Yaki

好想成為歐洲人.....qwq

千年之雪 1-凜緒

古堡主人凛月X大学生真绪
之后会有少许零晃请注意避雷

正文下收

风很大,真绪艰难的在爆雪中前行,厚重的滑雪靴在雪地上留下脚印,但很快又被新雪覆盖。这次的暴雪毫无预警,惹得众人措手不及,他却因为遗落东西而自行调头。

北斗他们现在应该很担心吧,真绪叹了口气,温暖的白雾转瞬消逝在寒冷的风雪中。

眼下最重要的是找个地方避雪,还有连系滑雪部的大家报个平安,真绪摩擦着掌心,试图从风雪和树林中寻找道路。

远方杉树丛有建筑物的阴影,是到度假村之类的了吗?他快步向前走,穿过树林后竖立在眼前的,俨然是一栋城堡。

像是不受严寒侵扰似的,城堡外围无风无雪,盛放着白雪一般的蔷薇。蔷薇茎从石板路缝隙生长出来,带刺的茎互相纠缠,挡住了前往城堡的唯一道路。

眼见外面的暴雪有加大的趋势,真绪压下心中的不安,向花园内部前去。

来到了花园尽头,真绪扶着膝盖喘息,他的滑雪手套早已被刺破,浑身沾染血和泥巴的污渍。

花园尽头是道厚重的门,雕刻着由下而上盘旋着的藤蔓,真绪内心涌出一股冲动狂奔而入,那种感觉从他进花园就有感觉到了,紧紧牵引着他却奇妙的不令人反感。

此时,门突然开了,灰发青年站在门口,手中提着一盏油灯。

「那家伙等你很久了,进来吧。」灰发青年一脸不情愿的说着,转身就向内走,大门也随着那人离去逐渐阖上,真绪还没摸清他话中的意思,只得赶紧跟上。

城堡内的很暗,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霉味,真绪只能从墙上火炬的微光隐约看见一部份的壁画。

回廊很长,每往前一步,真绪都能感到体内受到的牵引更加强烈,身体流动的血液仿佛在叫嚣着让他前进,灰发青年最终停在了另一扇门前。

「到了,去吧。」

真绪顺从的往前走,灰发青年却猛然抓住他的肩膀「衣更,你在外面的这段日子里有见到混蛋吸...朔间前辈吗?」

真绪很困惑,「朔间前辈是谁?」

转瞬间,灰发青年将他压制。在石壁上勒住脖子,冷冷的说:「你是谁?气味很像衣更但还是有差异。」

金色的瞳孔透露着危险的讯息,就在真绪觉得快窒息时,只听见一声弹指,灰发青年立刻朝向对面墙飞去狠狠撞击后滑落。

「小狗,你不准碰真~君。」房内走出的人慵懒的说着,却带着难以忽视的威胁,眼见灰发青年不再出手,便伸手将陷入昏迷的真绪抱回房。

然后,门阖上了。

我是狗推相信我(掩面
尽量三天一更(躺

溫度-零晃

摸条小鱼复健owo

是夏,艳阳高照,宛如可以灼烧人一般炙热.就算是热门旅游景点,也只见三三两两的游客顶着太阳戏水,除此之外就是搭建舞台的工作人员了.因应去年「海军vs海贼」活动大受好评,主办方这次也邀请到UNDEAD和流星队来进行演唱会.

「唔,热死本大爷了.」抵抗不住正午的高热,回到休息区灌了一大口水后,晃牙直接呈大字瘫倒在野餐垫上,眼睛一闭,动也不动了.

 见状零笑了笑,将手覆上晃牙晒烫的额头,「狗狗还真是不耐热呢.」

「混蛋吸血鬼你还不是躲在遮阳伞底下.」

「吾辈是生活在黑暗的夜之族,可不能曝晒在艳阳中.」

「哼,靠过来点」晃牙小声嘟囔着,「热死了」

「好好」零撑着上半身靠过去,从晃牙衣服下摆抚上,在腰间游移,突然被冰冷的东西碰触,晃牙不禁颤抖了一下,随即反应过来推开零坐起来.

「干什么啊浑蛋吸......唔.....」话还在口中没说完,晃牙就被零双手怀抱着拉下来封住嘴唇,一开始是带着试探的轻咬,趁着晃牙还没动手反抗,便用舌头敲开对方的嘴唇,并进一步吮吸.

大概是不甘示弱的缘故,晃牙坐在零大腿上狠狠撕咬着回敬,几乎是满嘴血才放开彼此.

一吻终,看着晃牙小麦色的肌肤从耳朵逐渐染上薄红,平常虚张声势气焰也减弱不少,撇着脸轻声的磨牙,零满意的将之重新拥入怀中.

[明一期]香味

欢迎来到南极,这对超冷但好萌<3

那个不负责任的绘师画了一次就再也没有了QQQ负起责任来啦QQQQ

明一期同寝室前提,短刀们就交给园长吧~~

文下收

「好~累~」明明没做什么事,但明石还是像刚做完粗重活一般,大声地抱怨着一边朝寝室的方向走去.

「明石殿要睡了吗?」听到紙拉门刷的一声被拉开,一期一振从被窝里探出半个头询问.

「对对,快让个位子给我,我快累死了」等待对方挪出一半空间后,明石就直接往下倒到床铺上.

纯白的被褥还残留这早晨晒过后阳光的味道,但明石却觉得自己闻到了不一样的香味.

不是薰香之类的,是一种更加甜腻的感觉,撩拨起人的欲望.

明石狠狠咬了背对他的一期一振后颈一口,毫无预警的.

「明石殿,」转过身来后,一期一振摸着对方留下的齿痕,露出不快的表情警戒着此时正微笑着的明石国行.「不是说好了我明天还要陪弟弟们出阵吗.」

「是吗?我怎么不记得了.」

显然跟眼前的人无法沟通,一期一振躺回去原本对着墙壁的方向,正打算睡了,却被明石一把抱住.

「别这么冷淡嘛,我今天抱着你睡就好.」眼看没有什么反抗的动作,明石手又搂得更紧,脸埋进蓝色的发丝之中.

果然身上很香呢...

「明石殿.」

「嗯?」

「你顶到我了....」



[宗遙]小日常

雖然宗介已經來留宿過很多次,但遙還是不太習慣一回到家就看到宗介躺在自己床上.

練習很累.....吧,為什麼要特別申請外宿來這裡睡阿.

看了看熟睡的宗介,遙嘆了口氣,在對方手臂間挑了個位子,默默地躺進宗介懷裡.伴隨著沉穩心跳聲和上方頭頂的陣陣吐氣,遙也漸漸進入了夢鄉.

"和你在一起就很安心"

宗遙 [人魚遙梗]

午夜的游泳池,一如既往的,有一之淺藍色的人魚在游泳.

月光透過了窗戶照在魚鱗上,從暗藍的水池反射出微微亮光.

"好美"宗介如此想著,在泳池邊的椅子坐了下來.

「宗介,你不來游嗎?」遙又再游了幾圈,便輕輕靠在岸邊出聲詢問.

「不用了,」宗介的嘴角不自覺地向上勾起,「在這裡看著你游就好.」

「.....怪人」

「你才怪吧,明明是人魚卻喜歡吃青花魚.」

遙往下沉了一點,「你討厭嗎?」

「連你這種地方都喜歡的我,真的是病得不輕啊.」宗介緩緩地站起身,向泳池邊的遙走去.

「喜歡我是種病嗎?」

「是啊.」拉住了繼續往下沉的遙,宗介摟住了他的腰,吻了上去.

「嗯-」被突然的吻嚇到,遙忍不住悶哼了一聲,尾巴不停的拍打著.

等宗介的唇離開後,遙早已因為缺氧而染上一片緋紅.

「我也.....喜歡宗介」用幾乎聽不到的音量,遙小聲地說出口.